您当前的位置 : 沈阳网  >  美食  >  要闻
香送面包停运 数百用户储值卡未退
http://www.syd.com.cn   来源:新华社 2018-06-26 15:20
分享到:
更多

  近期,曾创下日订单量过万纪录的烘焙O2O品牌香送面包疑因资金链断裂停止运营,留下的是数百名用户尚待退还的储值金、拖欠近1个月的30万元房租、180万元的员工工资和各种外债。

  香送在微信上发布暂停营运通知。

  香送面包已经人去楼空。新京报记者郭铁摄

  2015年,被称为“面包界21Cake”的香送面包在北京成立,试图凭借中央厨房+物流配送的O2O模式省去高昂的门店租金,进而提升产品品质和客户体验。辉煌时,香送曾拥有14个配送站点、50万用户规模、90%的月订单增长率,并计划引入资本将业务延伸至其他城市。

  然而运行近3年后,香送却难敌研发、地推、配送等高成本带来的压力,成为又一个死在O2O幻想中的创业项目。

  总部办公室人去楼空

  “我们将无法再继续为大家服务了。”5月25日晚,一条香送面包停运的消息在香送用户的朋友圈中流传,其中写道:“经历了两年多的运营,我们遇到了很多坎……这一次我们确实撑不过去了”,“关于停运带来的后续事宜,会有专门团队来处理。”

  “5月26日有人私信我,我才知道香送倒闭了。”一位香送会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目前其储值卡内尚有425元余额未退还,办卡时赠送的2张蛋糕券也用不了了。5月29日,她按照香送微信公号给的退款邮箱发去邮件,至今尚未有人联系处理。

  在香送原本冷清的官方微博下,要求退钱的消费者也自5月26日起密集出现。有人留言称香送“不发声明,不退钱,还接单,任何客服联系不上”,还有人调侃“倒闭了连个声明都没有,幸好是给熟人的蛋糕,不然尴尬死”。

  曾在香送某片区负责地推工作的陈伟(化名)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目前其建立的香送用户“维权群”中已有300多人,待退款金额共计五六万元。而另一个香送用户自发组织的“维权群”中已有400余人。

  工商信息显示,北京香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已在今年5月31日被北京朝阳工商分局列入“经营异常名录”,原因是“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”。

  6月4日,北京朝阳工商分局华威工商所副所长李建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工商部门已累计收到81条关于香送面包的投诉,涉及金额在100元到1000元不等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香送官方微信平台已发布“暂停营运”公告,要求办理退款的会员将姓名电话及卡内余额发送至指定邮箱,“会有工作人员安排办理”。不过截至发稿,香送400客服电话及企业电话均无人接听,香送会员也反映退款一事尚无任何进展。

  6月14日,在朝阳区广渠路3号竞园北京图片产业基地32C办公楼,新京报记者看到香送面包总部已人去楼空,其门前品牌LOGO已被摘除,仅剩香送官网网址隐约可见。

  据竞园招商代表白先生介绍,目前香送还拖欠园区30万元租金,双方已协商好结款期限。如果香送方面违约,竞园方面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权。

  资金链紧张早有迹象

  公开资料显示,香送面包成立于2015年8月,由王磊、杨松等5位创始人出资1000万元创立。拥有多年星巴克供职经历的王磊曾在2016年频繁接受媒体采访宣传香送的O2O烘焙模式。

  根据王磊的公开表述,香送采取中央厨房+物流配送模式,可省去40%-60%的线下店铺和设备成本,产品售价可较实体店同类产品低30%以上。起初,香送还拥有一支豪华研发团队,14位面包师中有1人来自法国、3人来自台湾、2人来自日本,同时聘请软欧面包创始人庄鸿铭担任顾问,仅一年研发的产品就接近2000个SKU(库存进出计量单位)。

  截至2016年3月,香送已在北京市内设立了14个配送站点,并通过第三方物流实现“线上下单,一小时配送”。彼时,香送号称在北京拥有140人团队、12万用户,月订单增长率达90%,复购率达40%以上,日销量最高破万单。至2016年5月,其日订单量已突破2万,用户规模达到50万左右,配送时长也缩减至半小时达。

  在如此高速运转两年多后,香送面包在2018年春节过后显现出资金链紧张迹象。6月14日,竞园招商代表白先生对新京报记者说,此前香送经营状况一直没有问题,与园区约定半年一交租金。然而自今年1月起,香送开始拖欠租金,“等到春节回来发现有问题时已经晚了。”

  另据陈伟回忆,香送在今年3月曾计划将配送范围从城六环收缩至五环内,半小时达也改成了半日达。由于与片区内客户相处得不错,陈伟当时曾建议公司退还五环外部分客户的余额,同时也建议客户及时退款,后因恢复配送而不了了之。

  在此期间,香送的用户体验开始下降。1月17日,一名网友在新浪微博上抱怨香送面包“越来越差”,“种类越来越少不说,30分钟配送范围内基本早上订中午才能送来。”5月18日,另一名网友在香送官方微博下留言称,“面包悄悄涨价也就罢了,怎么服务反而下降?原来可以选配送时间,现在竟然只能下午送。”

  地推+物流推高运营成本

  “老板此前是做传统实业的,每月销售大会都会跟我们谈理想,但互联网的坑不是传统企业老板能想到的。”在陈伟看来,香送最大的“坑”在于地推和配送带来的高成本,而整个O2O行业的前景也不被看好。

  香送面包联合创始人王磊2016年曾向媒体透露,香送客单价满29元即可免费配送(后提升至39元),而其获取新用户的主要手段就是靠在企业举办试吃活动。在研发、物流等成本的叠加下,王磊当时承认香送并不盈利。

  据陈伟介绍,他于2017年6月加入香送地推团队,每办成一个600元的储值卡就会免费送出两三个面包,有时还赠送156元-198元不等的蛋糕,基本工资为3500元/月左右。公司领导曾透露,香送单日地推成本在1万元以上。除地推成本外,香送每个免邮单的配送成本在5元左右,为实现半小时送达临时采用的“闪送”服务起步价就在12元以上。

  陈伟坦言,即便如此,香送地推3年来已经到了“无处可推”的地步,“该办卡的客户都已经办了。”在办卡用户中,大多数客户只是一两周购买一次,“有的十天半个月不买一次”。

  在香送停运前期,其员工微信群中流传着一段疑似创始人杨松写的“告别信”。信中写到,其个人已在香送项目上投入了7000多万元。到香送停业为止,共拖欠员工180多万元工资,另外还有很多外债和用户储值卡,“我们也在寻找解决方法(有几家企业对香送线上感兴趣,洽谈中)!”

  据陈伟了解,香送此前也曾尝试过多种方式自救,如跟线下便利店合作、拓展B端企业用户、将线下产品的经销权承包出去等,但碍于品牌知名度不够、谈判筹码不强等因素,这些路子均未走通。早在2016年3月,王磊就曾透露过香送的A轮融资计划,也无下文。

  万擎咨询CEO、电商观察者鲁振旺认为,香送面包走入了一个成本误区。事实上,实体店只要店址选得好就有稳定客流,相对成本并不高;而O2O模式下,面包客单价较低,复购率差,地推和配送又吃掉很多利润,导致运行艰难。“烘焙这种传统生意做得好完全不需要融资,如果还需要资本砸钱,就跟前几年的互联网餐饮一样不靠谱,说明其商业模式并不盈利,也打动不了资本市场。”

编辑:pd25
相关新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