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美食 >  正文
这个人坚持55年,只为做好这个
http://www.syd.com.cn   来源: 新浪微博  2017-10-12 09:51
分享到:
更多

  55年制面生涯,

  严格遵循传统制作工艺,

  他以独特的匠心,

  精心打磨每一根面条。

  邬国良,

  奉化长面制作工艺传承人。

  一碗冒着热气的面条,是寒冷冬日里最温暖的慰藉。浓郁的面汤,劲道的口感,热乎乎的汤汁顺着喉咙流进冷胃,疲惫的身体慢慢恢复了活力。

  面条作为中国人的传统主食之一,历经千年传承,有着众多美好的含义。

  在浙江奉化,主流的面食是长面。一根2米长的面条即是一碗面,祝寿、祭祀、婚嫁、新年……奉化人的餐桌都会有着一碗长面,寓意健康长寿、长长久久、一顺百顺。

  邬国良是奉化为数不多坚持使用传统手工艺制作长面的制面人。一门好手艺,让方圆几里的人们都知道他的名字,有些老客远在异乡,常常驱车百里回家就为了来份邬师傅的长面。

  从16岁开始跟着父亲学习揉面、制面,如今71岁的邬国良已经做了50多年的长面。和面、切条、搓条、盘缸、上架……每一道制面工序他都烂熟于心。

  走进藏身面馆的大池头弄巷子,绕过“九曲十八弯”,一块很小的长面制作木牌便出现在我们眼前,邬师傅正在忙碌地做着长面。

  制作长面工序繁琐,早在深夜12点半,邬师傅夫妻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  妻子负责制面的第一个步骤,

  在案板边和面。

  接过妻子和好的面,

  邬国良把面团倒在大案板上,

  用力压成三四厘米厚的大面饼。

  他熟练地拿起细长条的尖刀,

  绕着大面饼四周,

  唰唰几道,

  就将圆饼划成了长条状,

  宽度十分平均,约为三四厘米。

  深夜时分,

  不热不冷的温度,

  适宜的湿度最为适合进行拉面,

  此时拉出的面条不容易断裂或者黏连。

  邬国良用力地拉着搓着这些长条,

  别小瞧“拉”“搓”这两个动作,

  许多新手不会使用巧劲,

  常常拉完面后,

  累得抬不起手臂。

  长条在邬国良的手中,

  犹如小孩的皮绳,

  高高地甩起,

  重重地落在案板上。

  接着他又不停地搓着这些长条,

  直到每一根长条都粗细相同,长短一致。

  做完这个步骤,

  卖力拉面的邬国良已是满头大汗。

  紧接着他将拉好的面条,

  放在盆中饧上4个小时。

  待面条饧好,

  邬国良夫妻把长面,

  一圈一圈绕在两只大筷子上。

  撒上面粉,

  有节奏地来回拉成30厘米长,

  再放到木箱里保温。

  等到天边泛起鱼肚白,

  耀眼的太阳崭露头角。

  邬国良便背着一排排,

  挂着细如松针般面条的木架,

  前往二楼的小阳台晾晒。

  晾晒长面虽然简单,但确是一个不可小瞧的步骤。俗话说:“做长面是看天吃饭的活计”,其实说的就是晾晒这个步骤。

  “做长面最怕下雨,一下雨长面就晒不出。”邬国良说,“为此外头晒着长面,人就得寸步不离。”

  不过,就算是邬国良这样的老师傅,每天盯着天气预报看,一个月也总有几天会看走眼的。有一年夏天,眼看着阳光刺眼,转眼乌云密布,下起倾盆大雨,邬国良一个箭步,冲出门外,扛起晒面架就往家里跑,但所做的面条基本报废了。

  做了几十年的长面,邬国良早已对这门手艺情根深种。制作过程繁琐辛苦,“看天吃饭”又让长面的产量无法保持稳定,面对这样的现状,身边的同行们有的放弃了这门手艺,有的转型用机器制作长面。

  唯有邬国良还“顽固不化”地坚守着这门手艺,他告诉我们:“曾有2个兄弟与我一起传承父业,有2个徒弟向我学习过这门手艺,但终因种种原因半途而废,最后只剩我在‘长跑’。”

  也曾有人劝说邬国良改用机器制作长面,但被邬国良严词拒绝了。为了让老客们吃上新鲜有劲道的长面,坚持传统制面工序的他总是趁着好天气,起早贪黑地做着。

  看着今日晴朗的天气,71岁的邬国良缓缓地说道:“虽然我明白这门手艺吃力不讨好,但是我还是希望能传承下去。”

编辑: pd25
相关新闻:
</